水星记·一

ooc,勿上升



第一章 /年段第一/

 

有一类人喜欢把未发生的事情在脑内预演好多遍。每一种可能的情况,以及处理方法甚至结果。但往往所预演的事件并未发生,所想出的应对方法也用不上,原以为可以的重新开始不过是个噱头。

就像陈从寒以为自己可以很快地和新同学打成一片,很自然而然地跟他们交谈说笑,但她发现她根本做不到。

认识新同学什么的太难了。

高二分班的第一天,陈从寒算来得早的为数不多的之一。看到教室里只有两三个人,她松了口气,走到一个不起眼的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。

头顶的吊扇转个不停,时不时还发出吱呀声。

许是坐得无聊了,陈从寒抬起头来看了眼四周,又低下头从包里拿出了一本黑色的本子和一支笔,写起了什么。

 

路衫从宿舍放完东西就直接去了教室,他按着自己以前在班级里坐的位置习惯地坐了下来,拉开椅子的时候一个没注意,把椅子弄倒了,把陈从寒吓个不轻。

陈从寒这才发现自己右前桌坐了个人,手把桌上的本子往里面移了移。

 

班里的位置陆陆续续被人占去,安静的教室也开始有了嬉笑声,讨论着中午是去餐厅还是超市,或是惊喜某某竟然和自己在一个班,或是抱怨怎么又和谁在一个班。

陈从寒旁边也坐了个女生,只不过还没认识,也没敢正视她,只是时不时地偷瞄几眼。

真好看啊。

“这么看不怕斜视吗?”

啊被发现了。陈从寒赶紧用本子遮住自己的脸,眼睛不自主闭了起来,身子也缩了起来。

“看不见别人,别人就看不见你吗?”

感觉到手上的本子被抽走,陈从寒慢慢地睁开了一只眼试探情况。

“这叫什么?”

陈从寒吓得又闭上了眼睛慢慢地说出答案,“掩耳盗铃。”

“知道就好。#917,这是什么?看你写了半天。”

陈从寒这才反应过来,从她手中抢回了本子放进了包里,“写的小故事。”

“噗嗤!”对面人突然笑了出来,“你别太紧张啊,我又不是要吃了你。”

接着眼前就出现了一直漂亮的手,“叶因。”

陈从寒抬头看着她的眼睛,颤巍巍伸过了手,“陈从寒。”

 

“你就是陈从寒?”说话的不是叶因而是她前面的男生,说着还转了过来。

被提问的人点点头。

“怎么?你认识?”叶因看向前面说话的男生。

“陈从寒,稳坐年段第二位置,这你都不知道!”

叶因像是被震慑到说不出话来,转向话题主角,“太···太棒了吧,以后就靠你了,小寒寒。”

陈从寒被这突如其来的昵称噎到,“还是直接叫我名字吧,舒服点。”

“好的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叶因狗腿地点着头笑笑。

“路衫。”前面的男生面带微笑地介绍自己。

“叶因。”

 

如果是因为自己突出的成绩而可以迅速交到朋友的话,陈从寒突然觉得没那么糟糕了。

就算只是因为这个。

也对,人不都是这样的吗?交朋友也只是为了自身需求,达到某种目的罢了。毕竟人都是为了自己而活的,这么想来就不算过分了。

陈从寒看着眼前交谈的两人,嘴角也微微上扬起来。

 

“你刚才说从寒稳坐年段第二,那第一是谁啊?”

叶因正问着问题,一个黑色的包砰地一声落到了陈从寒前面位置的桌子上。

“说曹操曹操到,就是他喽!”路衫指了指那个丢包的人。

那人甩开了路衫指着他的手,“别指来指去的,没礼貌。”

“让一下吧。”

路衫站了起来给那人让座,“班里那么多位置不坐,干嘛硬要坐这里?”

那人看了路衫一眼,低头玩起了手机,“隐蔽。”

陈从寒和叶因听着他们俩的对话不禁闷声笑了出来。谁知那人像是千里耳一般,在嘈杂的班级里还是听到了她们的笑声,脸转了过来,“偷听别人说话是不礼貌的。”

陈从寒收起笑容,“那你想多了,我们是正大光明坐在这里听的。”

前面那人像是不在意,轻飘飘地哦了一声。

***

虽说是分班第一天,却也没有过多的时间一个个地来自我介绍,十月份的学考就在眼前,首要任务还是上课复习学考内容。这样给老师上课造成了一点麻烦,但对陈从寒来说,不能说是值得高兴,的确是一件比较安慰的事。谁都不认识谁,安安心心管好自己差不多了。

安稳没人打搅地上了一天课,终于到了放学时刻,陈从寒收拾着书包准备回家。

叶因趴在桌子上,开学第一天生物钟还没调过来,“诶,从寒你是要回宿舍吗?”

“没有,我没申请住校。”

“啊,你真幸福,不用晚自习和晨练。”

陈从寒拉好书包拉链,笑笑没说什么。

叶因直起身子靠在椅子靠背上惨叫一声。

“好了,我走了。”

“拜拜。”叶因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。

“再见。”

 

初秋的夜晚来得没那么快,路边忙忙碌碌的小贩们搭起了棚子,摆上了桌子椅子,准备好食材等着食客上门。

说是回家,陈从寒却没有直接奔着家走,去了趟超市买了几罐啤酒和一些新鲜的食材,路过一家甜品店的时候,又进里买了个小甜品。

等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太阳还残余在地平线,幢幢大楼一户接一户地亮起了灯。小区绿化很好,尽管夏天过去了,但依稀可以听见树上的蝉鸣声。

陈从寒乘坐电梯到达楼层,走到门口准备按密码开门,听到身后一声关门。她记得对面是没人住的,于是转过头,撞上一双惊讶的眼睛。

诶,这不是年段第一嘛。




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