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星记 · 四




ooc ,勿上升



第四章/不存在的/



易烊千玺和陈从寒是在翻墙的时候被班主任抓到的,其实本可以直接从校门口走出去,因为陈从寒提前伪造了张请假条。但是我们的年级第一偏要翻墙,说是体验一把青春的感觉。


班主任因为他俩是年段一二,也没多说什么,只是罚他们校园劳动一星期。

 

下午快放学的时候,两人到了班级划分的打扫区域。

陈从寒扫地扫到一半,停下来一只手插着腰,一只手撑着扫把,“脑子呢?年段第一?”

“年段第二,你也没阻止我啊。”

陈从寒语塞,又低下头继续扫地。

傍晚的太阳闪的光是金色的,丝丝光线聚成光束,打在陈从寒的脸上,耳朵上,头发上,脖子上,衣服上。

 


“年段第二。”

陈从寒没抬头,“干嘛?”

“今天晚上吃什么啊?”

陈从寒抬起头,对上了易烊千玺的眼睛,“你想吃什么?”

“我都可以。”

“哦,那你去吃屎吧。”

这下子易烊千玺就来劲了,开始数落陈从寒,说什么女孩子要斯文一点不要整天把脏话放在嘴边对形象不好,第一印象很重要,还好你是碰到了我,我比较大度,碰到别的人还以为你不是什么正经女生呢。

“你继续扫吧,我走了。”

“诶,你去哪儿?”

“回家。”

“你不是生气了吧。”

“...”

 


易烊千玺觉得陈从寒是真的生气了,据他观察,陈从寒是那种别人跟她讲话就会马上回答的人。但她现在一句都不搭理,怕是玩脱了。

一路上陈从寒就带着个耳机,脸上没表情的,过马路的时候也心不在焉的,还差点被车撞。

 


“陈从寒!你清醒点!”

易烊千玺把陈从寒拉回人行道。

“易烊千玺,”陈从寒摘下了耳机,“你帮我个忙。”

“什么?”

陈从寒抬起右手指向了马路对面,易烊千玺看过去,“那个是?”

“高一地理老师,赵喻。”她从包里拿出一个白色信封和一个黑色的盒子,“你帮我把这个给他,他要是问起你谁给的,你就说是你不认识的人。”

又补了句“没有为什么”。

易烊千玺看着陈从寒递来的东西,看看路对面,又看看她,点了点头。

 


怎么说呢,看着易烊千玺这么走过去,陈从寒的心莫名定了下来。

她纠结了很久,东西也准备了很久,她觉得这件事总该有个结束。她本来没打算这么早结束的,可今天下午的时候,她无意中听到赵喻其实早就结婚而且孩子都有了。奇怪的是,陈从寒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也没多大起伏,只是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像在做梦。其实早有了心理准备,也有这个预感,毕竟赵喻他看起来三十多岁的人了,娶妻生子是理所当然的,那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呢?



回神来的时候,陈从寒发现易烊千玺在自己面前盯着自己。

“谢谢。”

易烊千玺没说话,只是看着她。

陈从寒有点尴尬,扯出个自以为灿烂的笑容,“想吃什么?”

“丑死了。”

“糖醋鱼怎么样?”

“陈从寒,你真奇怪。”

“那油焖茄子呢?”

“今天我们吃外卖。”

陈从寒低下头,“好。”

易烊千玺拍了一下她的头,“年段第二,一直低头弯腰胸会下垂的。”

“流氓。”

“谁不是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不然你干嘛低头?”

 

 

 



赵喻:

你大概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魅力吧。

也可能是我没经历过什么吧。见到你的第一眼就被你吸引了,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。然后过了三四天,我知道了你的名字。赵喻,为什么这个名字叫起来这么好听呢?可是我不能每天把你的名字挂在嘴边啊,被别人知道就麻烦了。

我每天路过教职工餐厅都会看你在不在。我知道你有个很大的碗,也对,你那么瘦是要多吃点。我还知道你有一把小红伞。我还知道你现在是高一十班的班主任,真的很难想象你做班主任的样子啊,很烦恼吧。

我也终于知道原来你有家室。

我也才终于发现我对你的原来不是喜欢啊。

所以,我要把你的东西还给你。黑盒子里的是运动会时你的照片,你大概不记得,当时有个女生来找你拍照,旁边还躲着一个女生吧。

总之,谢谢你。

还有,信看完就直接扔了吧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无名氏


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6 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